在每一个冷圈相遇

[古剑一/二][全员]我的大学(十)

非常短小的一更


 

次日清晨,被嘲讽了的乐无异重整旗鼓,与百里屠苏重新比过。本来打算继续做围观群众的另外两人不幸也被卷入其中。

方兰生一边打着哈欠往百里屠苏身后走还一边不满地嘟嘟囔囔。百里屠苏以为他还在介意前一天被傅清姣连带着嘲讽了的事情,于是充分地发挥了室友爱地拍了拍方兰生的肩膀,“打不过也无妨,至少你的设定还可以洗点换属性。带够蓝总可以慢慢磨。别难过。”

“……”

另一边的乐无异神秘兮兮地拉住了自己的临时队友的袖子,“夷则夷则,一会儿打起来你别只顾着输出,小心又OT……盯着点屠苏,看他血线降得差不多要用焚焰血戮了就拼命给他加血!”

“……”夏夷则被他的机智和脸皮深深地震惊了。

 

在乐无异的不懈努力之下,两队最后打了个平手。围观了一早晨的禺期表示真是无聊至极。

 

七天的假期过得特别的快,一转眼就又到了开学的日子。

及至深秋的城市有种安详厚实的美。G大里宽阔的道路旁种了两排梧桐树,树下堆满了比手掌还大的叶子,踩上去脆生生的响。银杏树的树叶有些还没落,金灿灿地在路边招摇。下了课的女生三三两两地聚在树下,举着手机试图拍出些小清新的照片,叠上几个好看的滤镜发到微博上就能收获不少的赞。

男生是鲜有这种闲情雅致的,下了课的乐无异也站在一棵银杏树下,衣服上滚着的金边和头顶上的叶子交相辉映;他也一样举着手机,但却伸直了胳膊把屏幕给对面的人看,自己笑得站都站不直。

 

百里屠苏为了配合他只得低着头,捏着乐无异的手机防止他抖得太厉害自己看不清。

微博app的界面上显示着一条被转发了几百次的博:“主席大人萌萌哒!”下面贴了九宫格的照片还配了一条视频。

百里屠苏点开第一张图片,立刻觉得三观受到了冲击。比前几天在乐无异家里PK时一直被对手加血的冲击还大。

 

照片有点模糊,看起来年代有些久远,但是仍然能够清楚地分辨出一个身量苗条的少年,留着清爽又可爱的妹妹头。百里屠苏定睛一看,那略有点婴儿肥的脸庞怎么看怎么像多年来在校内叱咤风云一手遮天的学生会主席欧阳少恭。

后面的几张是各个角度各种表情的少年欧阳少恭,甚至还有一张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看来发微博的人和少年时的他关系不浅。百里屠苏看着那人畜无害的又安详又纯真的表情,觉得怎么也没法和令人闻风丧胆的学生会主席联系起来。

 

再往后翻,百里屠苏的表情突然抽搐了一下,他瞬间明白了乐无异为什么会笑得滚到了梧桐叶子堆里面去。这张照片里的欧阳少恭长大了一些,头发也长了不少。他穿着一身像黄金圣斗士一样的衣服,背后还插着两个不小的翅膀,用一种体内的封印被解开了一样的姿势扶着额头。

这是cosplay吗,百里屠苏震惊地想,可是他cos的是什么?

 

点开视频,依旧是穿着奇怪cos装的欧阳少恭,痛苦地扶着头。画面外有个人用非常小的声音地要求他开始背诗。

“……何以……飘……零……去,”欧阳少恭维持着头痛的姿势,偷偷看了一眼提词板,“何以少……团………………”

“栾!”

“……栾。”年纪不大的少恭现在看上去真的开始痛苦了,脸上露出了有点羞耻的表情,但还在坚持念诗。

“何以……别……离……久,何……以……”

百里屠苏手一抖,不只是有心还是无意,关掉了视频。

 

两个人径直回寝室找方兰生。

方兰生和夏夷则各自与他们两个选了不同的选修课,此时也是刚刚下课回到寝室。乐无异直接把手机拿给他们看。

方兰生一脸的震惊:“这个……这个……少恭小时候是长得挺可爱的,但是照片上这个年纪他应该已经离开琴川了。”

他有点心塞地又看了一眼暂停的视频,“至于后面这个我就更没见过了。我去,”方兰生捂着脸虚弱地倒在自己的椅子上,“我受到了莫大的刺激!”

 

“这么说,这些照片的来源不是你了?”夏夷则问道。

“怎么可能!当然不是我了!”方兰生从椅子上半死不活地弹了起来,“我要是有这种照片早就拿出来跟普罗大众分享了好吗!”

乐无异点点头,深以为然。

 

“那这个po主是什么人呢。”百里屠苏顺手点进了那条微博。从主页的情况看,无论是微博数还是粉丝数都很少,模板也完全没有改动过,明显是个小号。要不是po主自己在评论里艾特了G大几个粉丝数众多的微博号,估计都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一条。

“屠苏,那个发微博的原po,ID是啥?”乐无异问。

方兰生抢着伸过脑袋看了一眼,“哟,这ID还挺文艺……”

 

“……锁……清……秋……”学生会办公室里,几个深知敢笑出声就死定了的小干事挤在一旁,不安地看着散发出阵阵寒气的主席大人盯着手机屏幕皱起了眉头。

 

TBC

在36被说了好几次谜的更新周期……

心虚_(:3 」∠)_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芝士焗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