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
好久不见。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今天和@久任 太太面了个基,深夜(不是)不太清醒的我,一时冲动许下诺言要写药许文送给她……
咳。
虽然我没有答应是什么时候写吧(……),但毕竟,你看,我都把lofter app装上以表决心了……

[药许]北风行(十一)

今天先推一首同人歌,之前刷微博的时候偶然看到的。我圈也有cp同人歌了,不觉得有点小激动吗!

戳我,激动一下


(十一)


外人看悬丝诊脉都觉得轻轻巧巧,只有许愿自己知道这是个多累人的事儿。追踪术施展起来消耗极大,更麻烦的是那怪鸟走走停停,似乎是哪里有猎物就奔着哪里去,行动路线全无章法,许愿不得不经常停下来确认他们行进的路线。


许愿对悬丝诊脉的熟稔程度早和当年不可同日而语,而他本人也比以前要怕麻烦许多。对这术法运用得心应手者无需一定倚赖于特制的丝线,万物只要状如细丝,就都可以用作牵引媒介,只不过依性质不同,施展起来的效果略有些差异。许愿懒得一次次从袖子里抽...

[药许]北风行(十)

这章略短。


(十)


药不然一抬手弄灭了他花半个小时点起来的火堆,三个人飞快地躲进了树林内。山上虽寒冷,好在草木茂盛,许愿和柳成绦蹲在一丛不知名的灌木后面,郁郁葱葱的枝叶把他俩掩盖得严严实实。

而药不然则脚尖轻点,翻身蹿上了两人身后的一棵大树。许愿抬头看去,药不然紧贴着树干,藏在阴影里,乍一看竟也分辨不出他的身形。


对面林子里的喧闹声越来越近,周遭的草木似乎也跟着躁动不安起来。许愿紧张地动了动,却听头顶上忽然传来一声“咦”。

没等药不然继续发声,对面的树木忽然猛地一阵颤抖,随后从林子里面东倒西歪地冲出两头妖兽来。跑在前面的是一只黑熊,瞎了一只眼,血水...

[药许]玄瓷成精

搞了个特别奇怪的东西出来……

不伦不类,超级蹩脚,慎看_(:3 」∠)_


玄瓷成精


晚上九点半,窗外一片漆黑,屋内却被昏黄的灯光照得一派温馨。

一个四处布满粉红色的卧室里,小女孩躺在床上,睁着大眼睛看着坐在她床边的男人。

“叔叔,给我讲个故事吧。”

男人因为倒时差硬撑着二十个小时没有睡,此时已经困得不行了。但他看了看小姑娘一脸期待的表情,觉得怎么也没法拒绝。他疲倦的眼睛里不自觉露出了一点温柔的神色,想了想,才斟酌着开了口——


早年间奇闻逸事多,世间万物皆有灵性,人在其中,反倒每每愚顽不通,少见多怪。也亏得如此,才有种种志怪故事流...

最近捡起凶宅看,结果一头扎进坑,猝不及防地摔断了腿(ノД`)・゜・。

脑洞了一个朋我白阮四人寝室设定,和 @你认识我头像吗 的探讨如图……

讲完了以后就一点也不想写了呢哈哈哈哈(。

好了我滚回去码药许了憋打我我真的有写

[许一城&许愿]有灵

这回不带cp玩儿,来写一写爷爷和孙子的故事。管他是不是情人节呢。

来自和阿蟹 @whereismycat 聊天的脑洞,说起许愿同志时高时低的飘忽智商(……),和每次智商上线解密都毫无征兆,宛如中了麻醉针的毛利小五郎般令人生疑……于是就有了这个玩意。

本意是恶搞,所以OOC瞩目。

写着写着也不知道写成个啥了。


有灵


保险柜的锁锵啷一响,许一城醒了过来。

一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打开了柜门,看也没看摆在里头的玉器和存折,径直伸手取出《素鼎录》。他把这本薄薄的笔记小心地收进文件袋里,然后锁好保险柜,顺着房顶上的缺口钻了出去,重新盖好瓦片。整个过程行云流...

[药许]北风行(九)

(九) 
 
柳成绦在黑暗中醒来。他用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摸了摸屁股底下的椅子,发现非常熟悉。 
这是他家。 
 
他甩了甩头,正要从椅子上站起来,忽听一阵悉悉索索。柳成绦回过头,就发现药不然的轮廓出现在门口——手里举着手机,LED灯刺眼的光直直地晃着他的眼。 
药不然的声音无论什么时候听起来都是一样的可恶。“小白你可终于醒了,”他似乎刻意压低了嗓音,但是里面的幸灾乐祸可一点都没少。“你这地方不错,冬暖夏凉,就是没窗户——看来多少年你也改不了打洞的习性啊。” 
柳成绦明白自己这是被鸠占鹊巢了。他愤怒地咬着牙:”药不然……” 
“嘘...

年年岁岁❤

虽然才十点半我已经困得不行了!去年的除夕还历历在目,时间过得so快啊。

祝大家节日快乐,大口吃粮,新的一年继续一起浪wwww

P.S.还是没法赶上羊年更新了,答应我即使如此也要继续爱我(喂

黑童话二号小美人鱼

睡前真是脑洞连篇!黑童话no.2:

人鱼(鲛人?)二世祖小药,有开朗的性格和过人的音乐天赋。有一天他正在海里弹吉他,一抬头正好掉下来一个想不开割断了自己绳子还晕了过去的笨蛋潜水员许愿。小药好心把他救上了岸,左等右等都不见他醒转,便先回家吃了一套煎饼果子(?)。

等到小药抹着嘴回到岸边的时候,刚好看到潜水员先生被他的朋友带走。小药很不服气,却又上不了岸,于是他回到海底找到了邪恶的巫婆。邪恶的巫婆是个鹤发童颜的老奶奶,眉目慈祥却心地扭曲,最喜欢拉郎配。她和小药约定用他的音乐天赋交换一双能上岸的大长腿。于是小药就这样失去了看谱子的能力,弹吉他出来的音乐也是呕哑嘲哳。

小药挥别了他不满的大哥和大...

一周年纪念。

笑自己当年太甜,哪有主流啊www

清风不识字

0.

不算有感,随便发发。

没什么重点,想到哪写到哪。没神没形,就别看啦。

1.

我的一个基友,写文在同人界里算是女神级别的。虽说看文这事主观得很——我捧上天的我朋友只轻飘飘一句“还行”,圈子里信众万千的我看来却不过尔尔——但至少,观察数据,还是有点说服力的。

总之我看这一位文笔清丽,旁征博引,可阳春白雪,可下里巴人,文风或似行走的散文诗,脑洞忽又如野马脱了缰,旁枝斜逸令人捧腹,夜半又看艳色春光。

遣词造句、人物性格、剧情设置、想象力、经典化用、即兴模仿,无一不令人惊艳。每次换圈子都换ID,白手起家屁股后面粉丝依然一大票。

想来同人文这东西大多不值得认真对待。发自内心觉得好的无外...

[药许]北风行(八)

(八)


药不然没再理他俩,径自去拾了被许愿扔了一地的树枝,捏了个诀生起火来。树枝被雪弄得有点湿,一烧一股烟。

另一边柳成绦终于把气喘顺了,刚想爬起来,却被药不然一个眼神钉在了原地。许愿想了想,觉得自己多少算是被药不然救了,眼前又有这么一个不怀好意的家伙,现在实在不是起内讧的时候,便走过去坐在了药不然边上。

药不然飞快地瞥了一眼许愿脖子上细细的血痕,又别开了脸。


柳成绦蹭了两步,找了个干净地方恹恹地坐了下来。他把帽子摘掉了,露出一张白得不自然的脸和一头更不自然的白毛,远看跟一地的雪顺了色。他看起来也不怎么怕冷,满脸都是毫不掩饰的厌恶,恨不能离许愿和药不然八...

来玩呗?

抱歉占个tag,应一个半小伙伴的要求开了个cp群,吃药许的同志们来玩呗?

群号 533532326,敲门砖古董系列任意角色名(不要太偏,群主记性不好

酷爱来争做群主以外的第一个群成员!顺便求张群头像图。

P.S. 招募群管理员,群主很懒(x

[药许]四时 番外三

四时全文传了个txt,if有人要的话……

微盘:戳我

密码:YB43


番外三 一诺千金


时值腊月,天空阴沉着一片灰白,空气微微有些潮湿,让人觉得愈加寒冷。

此时的药不然却一点都不冷——倒不如说他燥热得浑身不舒服。他坐在暖风开得十足的麦当劳里,隔着一张小桌子,跟对面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大眼瞪小眼。

桌子上摆着一盘吃了一半的儿童套餐,小女孩面无表情地看了药不然一会儿,又看了看窗外,然后垂下眼睛,矜持地捡起一根薯条咬了一小口。

药不然觉得头都大了。


这事还要从一个月以前说起。


新年之前的一个周末,方震到家里来拜访了一下许愿。药不然觉得有点奇怪,方震无论是找许...

分享一个素材(?)

点这看

虽然太短了信息不足,倒是可以开脑洞了。

[药许]北风行(七)

今天太困,这章稍微短一点。

本章有大家都爱的(并不)某个人闪亮登场喔(x

(七)


许愿的鼻尖沾上了一个凉凉的东西,凝神一看,才发现天上竟簌簌地飘了起雪——他也不知道在这时候自己怎么还能分神注意到下雪的。


在许愿和药不然还能以朋友的身份相处的那段时间里,药不然曾经嘲笑过他“法术有多高超,体术就有多糟糕。”他试着和许愿过了几招,装模作样的摇头道,“大许你以后千万别出去惹是生非,就你这身手,都撑不到我去救你就折在别人手里了。”

而那时的许愿也毫不示弱地笑骂回去:“管好你自己吧,还不知道爱闯祸的是咱们俩哪个。”


许愿家传的法术自然不是花架子,...

[药许]四时 番外二(下)

瞩目:上篇在这


番外二 冰糖雪梨

(下) 


药不然叫了辆出租车,沿着二环路拐上了平安大道,一路向东横跨过两个市区,钻进了一条僻静幽深的胡同。过年期间胡同里装饰得很是喜庆,但是药不然眼下正烦着,没有半点心情欣赏。

他下了车,来到一座别致的小院落外,轻车熟路地推门就进。院子里打扫得很干净,只是一口鱼塘干涸着,让人看了有点不舒服。药不然忽然想起他早晨出门走得急,忘了喂家里的鱼,也不知道许愿去看过鱼缸没有。他的心思飘走了一时半刻,然后猛地甩了甩脑袋,有点生自己的气。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居然想给那个家伙打个电话。


他无暇去欣赏小楼上的乌檐碧瓦,直...

[药许]北风行(六)

(六)

许愿率先向前走去,一头扎进了一片松树林,药不然赶忙跟在他后面也钻了进去。松树长得很密集,药不然弯着腰走了大约五十米,看到前面突兀地出现了一条白雪皑皑的山路。
一瞬间他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五百年的时间即使对于他们这些修道之人也算是漫长了,更不用提凡间。然而眼前这神山却丝毫不见沧海桑田,一切仿如他当年离开时一样。
许愿在前面已经走出了好远,在身后留下一串脚印,这上古神山就这么被他沾染上了些许人气。他还穿着那件白色的羽绒服,远看像是要融进这满是雪的山中。药不然忽然觉得自己迈不开腿——在这古老的山脚下,他突然真真切切地意识到自己所做过的一切,好像再往前一步便要玷污了这灵秀之地,和前面的人。他...

那天听阿蟹蟹(这谁)讲完抓周的脑洞就在想大家的抓周都是怎么样的。
嗯,要是我写估计就成了幼崽药不然如出世高人,对身旁成堆的凡俗之物一概不理,只专心摆弄自己的新衣服。玩着玩着只听嗤啦一声,这货坦然地扯断了自己的袖子。

再加一段:
大许么摸来摸去抓了他爹随手放在桌上的一包中药。许和平夫妇心里打鼓:这是预示着这孩子将来要悬壶济世呢还是说他体弱多病?
…………完全没想到其实只要看字面意思就好了呢。

#一个封建迷信的CP狗
#这样居然也好意思打tag

小儿亡赖

阿蟹你怎么这么棒(´;ω;`)

我跪着!!

不知道怎么夸了,再给你加个热度> <

whereismycat:

宝宝黄烟烟、宝宝药不然、小哥哥药不是、年轻的刘局、爷爷X3的日常脑洞

*重度OOC注意

**虽然还不是刘局但是没办法只能叫他刘局的年轻刘局出没注意

***没有西皮


--------------------------------

在刘局尚未被人称为刘局之前,有年端午五脉中的几家在红字门当家刘一鸣的四合院里搞聚会,赶巧他正好在家。端午节的聚会也没什么要紧事,无非就是红字门、黄字门、玄字门三位当家找个理由想聚在...

[药许]要不然你许个愿呗

摸个粗糙的鱼。

一看就知道啦标题来自亲王这条微博。设定是这个paro。

预警。


要不然你许个愿呗


许愿打开微信看了一眼朋友圈,一水的新年祝福。虽然还不到十二点,但是年末总结和新年展望已经迫不及待地刷了屏,煽情的,文艺的,抖机灵的,来自各个著名亚热带度假胜地的,好像每个人如果不发点什么就会被新的一年遗忘一样。许愿想了想,逐个给每一条都点了个赞。

他双亲早亡,从还是个半大孩子的时候就一个人摸索着长大。元旦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节日,也不值得翻山越岭去投奔远房亲戚,许愿向来都是一个人过的。习惯了之后也不觉得有多冷清,只是也没有凑热闹在社交网络上博一博存在感的心情,别...

别拿拉面不当艺术

分享一个老师傅。

先看原梗


别拿拉面不当艺术


这是一家不临街的店面。店门口没有招牌,只有连绵的蒸汽裹着面香从窄小的店里拥挤而出,飘散在三九天里。还有络绎不绝的食客,他们像店主一样沉默,吃面,结帐,走人。

除了锅里滚着的水,店里唯一的喧嚣来源是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上菜收钱,动作伶俐,油嘴滑舌,与他的父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面店后厨不开火,小菜和汤头都是提前做好。父亲——这面店的老板兼大厨,就在店里临近门口处圈了块地方现场拉面下锅。看他拉面是食客下饭唯一的娱乐,店主站在店门口,就是这没有招牌的拉面店的活招牌。

他捧起和好的面团,卷起的袖子上沾满了面粉...

[药许]北风行(五)

just重发不用理!

昨天晚上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滑把上一更删了(。

我的红心和评论嘤嘤。


(五)


当许愿听药不是说有人策划了一场针对五脉的阴谋,且药不然就是这场阴谋的牺牲品的时候,还以为对方是为了让他帮忙在夸大其词。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药不然回了玄字门,那可是高手林立、卧虎藏龙的地方,而药不然本人的本事也是有名的出挑——虽然他背叛的名声更出挑。

药不然从北海回来还没多久,敢于在这敏感的当口冒险冲药家下手,看来对方不仅是“艺高人胆大”,还抱着破釜沉舟的杀心。


许愿的冷汗都下来了,举着手机呆若木鸡。他是怨恨药不然,一听到这三个字都来...

[药许]四时 番外二(上)

这篇怎么这么长?!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写完,先丢一半上来好了(你

新年快乐!


番外二 冰糖雪梨

(上) 

清甜香脆的雪梨去皮,切块,装进碗里备用。从糖罐里取出适量的冰糖,再洗好一点银耳,撕成合适大小晾在一边。等到炉灶上烧着的水翻滚起来,调小火,把冰糖银耳和雪梨一股脑地倒进去,咕嘟咕嘟地慢慢煮。不一会儿,融化了冰糖的热水变得粘稠起来,雪白的银耳和梨肉也呈现出晶莹的半透明质感。

这时候关火出锅,洒入几粒鲜红的枸杞,一碗冰糖雪梨就做好了。


许愿打开橱柜摸出了放枸杞的罐子,动作一顿。打开罐子看了看,果不其然已经空了。

他“啧”了一声,转身把煮好的冰糖雪...

2015文手总结

跟风玩下这个,标题格式需要,其实并不承认自己是文手(。
电脑关了懒得截图……看了一下一年基本就在古董坑里了!

[云紫]博物馆奇妙夜
[脑洞]雾霾奇谭
[药许]四时
[药许]天生反骨
[药许]北风行
[许一城&药慎行]辛未

就这么点!接下来除了继续填北风行以外还想写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之前说的四时两个番外啦,药家兄弟啦,还有药许的短篇吧。圈子这么冷,自己也没有特别鸡血,有时候也不知道自己为啥还要写。大概是有时候还会想要吃粮外加惯性的缘故。要是哪天空降一只大触能让我开心吃粮就好了!
一边写文一边总有很多反思,虽然不见得有用,自己也并没看到进步,但还是蛮开心的。
写东西一方面是有创作本身的愉悦,另一方面能认...

[许一城&药慎行]辛未

 @久任 来收文!

辞不达意……凑合看吧QAQ
大概暧昧友情(?)向。

辛未

1.

许一城处刑的那一天,药慎行没有去看他。


京郊的秋夜刺骨的凉,药慎行住的房子没有通电,如豆的烛火在黑暗里跳动着,烧了一整夜。两指粗的白蜡就快要熬干了,碟子里积了厚厚的一坨,像凝固的眼泪。

药慎行写完了留书的最后一行。几天之中过于频繁地使用“飞桥登仙”的手有点颤抖,泛着青白色,可是写下来的字依然工整。以前有人说过他的字对于男子而言过于娟秀,昳丽有余,遒劲不足,恐怕和他这个人一样,格局略小。

他想着,嘴角动了动,仿佛是要露出一点悲戚的笑意来。而他手底下的最后一笔,却出奇...

…………对不上啊亲!=x=

[药许]北风行(四)

越来越扯了注意。

(四)

 

许愿在机场大厅门外看见当当正正停在他面前的一辆黑色轿车时,不禁怀疑了一下自己。难不成他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时候成了什么重要人物,怎么走到哪里都有神秘车辆主动接送呢。

 

驾驶座那一侧的门被打开,一个穿着黑色长大衣的高个子男人从车上下来。许愿看了看那人眉间因为习惯性蹙眉而形成的一道短短的竖纹,叹了口气:“一晃也是几十年没见了。你不去送你弟弟回家,跑到我这来干嘛?”

“我让方震去送他了。找你当然是有更重要的事情,上车再说。”

许愿自从见过药不然之后一直心烦得要命,眼下只想一个人静一静。然而他知道跟这个人争辩没有任何意义,无论争论多久,到最...

[药许]北风行(三)

洗心革面,好好写文。

(三)

许愿第一次见到药不然的时候,对方正躲在他床底下抱着一只鸡腿狂啃。

足足有一个月的时间,许愿发现他家厨房里的东西——基本都是肉类——总是时不时地不翼而飞。刚开始他还以为是哪里被钻了洞,有动物进了房子,后来他发现就连藏在柜子里的、收在食盒里的食物也一样会消失,而且柜门和食盒都照原样关得好好的。
动物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就算是方圆几百里地以内修成了精的物件他也全都了如指掌,点了一遍,确实没有哪个跑到他家来做这偷吃的事。

平常的小贼根本不可能在他眼皮底下出入不留痕迹,那么就只有外来的修道者这一个可能了。
他决定会一会这位远道而来的高手。

许愿祭出悬丝诊脉的时候忽然想...

想看这样的paro(2)

妈呀我这脑洞还连成系列了吗(x

call me脑洞侠!


码着码着字忽然非常想看校园架空的药许!!突然想起来小药也是学霸啊…………(平时总是想不起,总觉得好不真实(x

设定是最适合早恋的(并没有什么依据)高二,许愿是转学生,小药是地头蛇(?)。许愿是本地人,但是跟着父亲(是的,还活着)工作变动去西安呆了一年。高二转学回来,他成绩很好,进入市重点无压力。

转学过来的这一天是许愿的生日。他很早到了学校,接近门口的时候看见一个穿着校服裤子和黑色帽衫的男生在路边抓耳挠腮。那人忘了带校服上衣,又不想被罚,看见许愿的时候眼前一亮,借了他的校服外套遮住帽衫进了校门。许愿只好穿着短袖校服在初秋的凉...

1 / 3

© 芝士焗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