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每一个冷圈相遇

[药许]四时 番外二(下)

瞩目:上篇在这


番外二 冰糖雪梨

(下) 


药不然叫了辆出租车,沿着二环路拐上了平安大道,一路向东横跨过两个市区,钻进了一条僻静幽深的胡同。过年期间胡同里装饰得很是喜庆,但是药不然眼下正烦着,没有半点心情欣赏。

他下了车,来到一座别致的小院落外,轻车熟路地推门就进。院子里打扫得很干净,只是一口鱼塘干涸着,让人看了有点不舒服。药不然忽然想起他早晨出门走得急,忘了喂家里的鱼,也不知道许愿去看过鱼缸没有。他的心思飘走了一时半刻,然后猛地甩了甩脑袋,有点生自己的气。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居然想给那个家伙打个电话。

 

他无暇去欣赏小楼上的乌檐碧瓦,直接进了大门。玄关里的物件丝毫没有变动过,一股熟悉的味道忽然扑面而来,让药不然怔了一下。他又往里走了几步,一阵脆响的脚步声顺着前厅里的螺旋楼梯传入了他的耳中,才让他有了一点客人的自觉。

即使过去了这么长时间,药不然每次见到戴海燕却都能回想起当年在复旦的图书馆里自己的遭遇,导致他对这个嫂子多少有点犯憷。然而药不然毕竟是药不然,越是不自在他越要摆出一脸的游刃有余。

于是他条件反射地挂上了标准的嬉皮笑脸:“哟,嫂子好啊?我们家这老房子不错吧,住的可还习惯哪?”

戴海燕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你不是打电话说你跟许愿吵架了正烦着呢?怎么这么高兴的?”

“……”

 

药不是和戴海燕这次到北京过年也只是临时住一阵,开了春便还要离开。药不然说你们干脆回别院住着吧,地方大,正好省得我老去打扫。哪个敢有意见你让他来找我。

最后一句话不自觉地带出了点现如今玄字门当家的说一不二,不过药不是心里清楚对方其实并不担心他会对付不了自家亲戚,他这个弟弟只是十分知道他那点说不出口的怀旧而已。

 

药不然在前厅里坐下,细细端详起这和他记忆里一模一样的房间。每一件陈设都未曾被挪动过一寸,他的目光划过门框上自己小时候和哥哥比身高刻下的痕迹,手指摩挲着红木茶几的尖角。小时候有一次他在屋子里乱跑不慎绊了一下,刚好一头磕在这个尖角上,后来没有破相也是个奇迹。

旧日岁月沉淀在这些老物件上,闪着温润的光,遥远的记忆忽然纷至沓来。药不然看着,眼光也不知不觉地柔和下来。

 

药不是站在楼梯上看了他许久,直到看到弟弟发现了自己才缓缓地走了下来,在他旁边坐下。戴海燕端着两个杯子走过来,一杯咖啡给药不是,一杯花茶给药不然,后者的表情有点受宠若惊。

“说吧,怎么回事。”药不是喝了一口咖啡,药不然没有错过他赞赏地看了一眼在另一个角落坐下的戴海燕的这个小动作。

药不是此人虽然不苟言笑,但是面对自家弟弟的时候还是一向比较有耐心的,大家都说药不然这喋喋不休的风格跟他十几年的纵容态度不无关系。

药不然轻啜了一口茶,不置可否地放到了一边,“电话里不是都和你说了吗,就那么回事儿。”

“就为抽烟的事?你生这么大气?”药不是狐疑地看了一眼药不然,“不像你。”

“什么叫就为了抽烟的事,”药不然对他的态度很不满,“这件事说明许愿他压根就没完全信任我,当初的事他就是耿耿于怀!什么不介意,都是骗人!”

药不然气哼哼地往后一靠,发现哥哥一脸的“你小题大做”的表情,旁边的嫂子也心有灵犀地开口帮腔道,“我觉得你是分析过度了。”

“而且当初的事本来就是你的错,”药不是点头,“虽然我明白你有你的理由,但是不能改变许愿是无辜受你连累的事实。”

“听你描述,纠结过去的事的人根本不是他,而是你。”

药不然被两面夹击,张口结舌了半天,一向伶牙俐齿的他竟然一时没说出话来,“我说……你们俩到底是哪边的?”

“我们只是阐述事实而已,”戴海燕用一脸看三岁小孩的表情看着他,“你太意气用事了。”

“我们这就是在帮你。”药不是赞同道。

药不然嘴唇蠕动,似乎无声地骂了一句脏话。

 

“我就是觉得他不应该这么说,”药不然垂头丧气地歪在靠背上,“好像哥们儿说话都不算数一样。不被信任的感觉很不好,这你俩总能明白吧?”

“许愿到底是不是不信任你的问题,你应该去问他本人。”戴海燕说。

“我问了啊,他说不是。”

“那你还纠结什么?”戴海燕的表情是不掺杂半点作假的疑惑。

“……”药不然觉得自己可能把舌头落在家里了。他哥哥虽然也是这种直来直去的风格,却不像戴海燕这么一针见血——至少对他不会。

“除非你不相信他说的——也就是说其实是你不信任他,或者你俩互相都不信任。”戴海燕点点头,“那你们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药不然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他没看见另一边的药不是举起杯子挡住了一个笑容。

戴海燕没有理会他的过激反应,自顾自地得出了结论,“吵架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药不然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缓缓开口试图反唇相讥,“正常人的恋爱不是这么谈的,”他假笑了一下,“我佩服你永远能这么冷静,不过海燕呐……”

戴海燕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挑衅,挑了挑眉毛。然而还没等她说话,一旁的药不是喝了一口咖啡,缓缓地开了口。

“叫嫂子。”

药不然的假笑冻在了脸上。

 

“跟你们俩说不下去了。”药不然捂住了脸,他觉得兄弟间的隔阂愈发严重了,“压根没有共同语言。”

“跟你有共同语言的人你不肯去找,”药不是耸耸肩,“非要来我们这。”

“……”药不然从捂住脸的手指缝里露出一只眼瞪着他,有点怀疑他俩是故意的了。

药不是慢悠悠地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假装没有看见弟弟哀怨的眼神。

 

药不然连饭都没吃就匆匆道了别。药不是仍然坐在那里,朝他挥挥手,“实在受不了沙发的话回来睡也可以,你的房间没人动过。”

药不然呲牙裂嘴地冲他做了个鬼脸,转身出了门。

 

戴海燕送走药不然,回到了前厅。她原本觉得自己不适合插手这种家长里短的事情,但看起来效果却还不错。只是药不然过来大倒一通苦水,还十分不讲逻辑,让她有点头痛。

她坐到了药不是旁边,回想着第一次见药不然的情景,说话的语气有点犹疑,“你弟弟以前是这种风格吗?”

“谁知道,可能是隐藏的性格吧。”

“你还一直说他聪明,”戴海燕扬起了眉毛,“就他今天的表现来说,我可没看出来。”

药不是沉默了半晌,耸了耸肩。

“不管怎么说,北大确实是他自己考上的。”

 

与此同时,许愿也刚刚出了黄家的门。黄克武是五脉现在仅存的一位老长辈,对许愿又有过许多帮助,许愿免不了要来走动一下拜个年。虽然如今黄字门的事务基本已经全部移交到了黄烟烟肩上,黄克武退居幕后,人却还算清明硬朗。许愿随便想了个理由搪塞他为什么药不然没有和他一起来的时候,总觉得黄克武虽然在点头,却是一脸的意味深长。

黄烟烟将许愿送出了门。上门之前许愿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就和她交了底,他知道有些事虽然黄克武不会直接问,但性格直爽的黄烟烟却不一样,于是索性就把两个人吵架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她。

黄烟烟倚在门框上抱着手臂,看上去并不太担心,“药不然不是那种爱冷战的人,我想他应该不会太过火吧。”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丝不确定,许愿苦笑了一下,心想别说太过火,现在我就快吃不消了。

“但是我挺意外的,药不然那家伙一向玩世不恭的,一般就算不高兴了也不会表现出来,”黄烟烟皱了皱鼻子,好像对这种作风十分嗤之以鼻,“要是真的急了都是直接不留情面下狠手的,像这样闹可是太少见了。”

她若有所思地看着许愿,“我想不仅我,可能认识药不然的人都没想到他还有这样一面——他待你果然与别人不同。”

许愿愣了一下。黄烟烟说得直率,他以前完全没有意识到过这一点,一时间没有敢深想,好像怕自己就这么在黄家门口闹个大红脸。

黄烟烟看着他微笑了起来,“还有你也一样。换了别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你会是这种反应吗?”

 

许愿是一路走着神来到公交车站的,还差一点上错了车。他自然知道黄烟烟说得都对,这么大的人了,不可能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但是明白归明白,要解决问题还是没头绪。他想了想,决定晚上硬着头皮去叫药不然回床上睡——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自己和他换也可以,就是不知道药不然肯不肯。

公交车晃悠了一阵,售票员报了站。许愿向车门走去,准备下车。他刚站稳,忽听身后有人叫他。

“哟,小许,出去干嘛去啦?”

许愿回头一看,是住在同一层的邻居老太太。老太太年逾古稀,精神头却很不错。许愿连忙伸手扶住她,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起来。车到站,许愿跟在她后面下了车,还没等他站稳,就听前面老太太道,“哎,那不是小药吗?”

许愿头皮一麻,赶忙抬头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那人行道前等着红灯转绿的,可不正是药不然——手里还提着一袋枸杞。

而药不然好像也听到了她的声音,转头看了过来,和许愿的视线撞了个正着。

 

从车站到家的这段距离似乎无比漫长。药不然不着声色地站到了老太太的另一边,没有挨着许愿。同时他还充分发挥了贫嘴的本领,把老太太逗得合不拢嘴,好像丝毫没察觉出两人之间的异样。而许愿在一旁沉默着,觉得十分别扭。

好不容易回到了他们两家所在的楼层,许愿暗自松了一口气,抓紧这唯一的机会开口道:“那我们就回去了,您小心点啊。”

“嗨,什么小心不小心的,”老太太摆摆手,“都这么大年纪了。我们家老头子都老早入了土,有时候真觉得没劲哪……”

她回过头,别有深意地看了许愿一眼,“人哪,还是要趁年轻把握好生活啊。错过可就要后悔喽。”

 

老太太乐呵呵地进了家门,只留下许愿和药不然两个人站在安静的原地,尴尬的气氛瞬间充斥了楼道。两个人同时伸手去摸钥匙,又同时停了下来。许愿觉得更尴尬了。

他开口想说点什么,一张嘴却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药不然眨了眨眼,想也没想地开口对许愿说了三天半里第一句话,“你感冒了?”

许愿摇摇头,再开口嗓音有点哑,“没事。”

药不然皱眉看了他半晌,终于掏出钥匙打开了家门。

 

许愿看到他似乎认命般地摇了摇头。

“去把梨洗了,哥们儿给你熬冰糖雪梨。”


番外二 END


感觉中间几段暴露了我是一个逗比这件事情=x= 微妙跑偏,然而实在愉悦!

平生头一回写六千七百多字的番外……废话哈多orz

评论 ( 16 )
热度 ( 61 )

© 芝士焗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