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每一个冷圈相遇

别拿拉面不当艺术

分享一个老师傅。

先看原梗


别拿拉面不当艺术

 

这是一家不临街的店面。店门口没有招牌,只有连绵的蒸汽裹着面香从窄小的店里拥挤而出,飘散在三九天里。还有络绎不绝的食客,他们像店主一样沉默,吃面,结帐,走人。

除了锅里滚着的水,店里唯一的喧嚣来源是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上菜收钱,动作伶俐,油嘴滑舌,与他的父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面店后厨不开火,小菜和汤头都是提前做好。父亲——这面店的老板兼大厨,就在店里临近门口处圈了块地方现场拉面下锅。看他拉面是食客下饭唯一的娱乐,店主站在店门口,就是这没有招牌的拉面店的活招牌。

他捧起和好的面团,卷起的袖子上沾满了面粉,袖口下露出一截精瘦结实的小臂,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右臂比左臂稍微粗上一点。面团在他的手下活了过来,任意变换着形状,柔软而不失劲道。他从盆里拿出饧好的面团,摔打一番,待到食客们沉浸在面团与案板接触的节奏中时,他又忽然伸出了双手,鹰爪般捉住面团,向两边一抻。

 

一旁煮着的水又开了,水汽蒸腾而起,远看人影缥缈。

 

店主的手指长而骨节粗大,十分有力,如变魔术般从两手之中拉出一道纯白的弧线;他个子高,臂展长,那优美的弧线在他手中被无限拉长,拉长,仿佛没有尽头。

然而这一切是极快的。不及眨眼,他便把两手一合,左手五指拢住面的两头,右手顺势向右下方一划,勾住了还没来得及完全落下去的面。如此反复几个回合,面团被拉成了柔韧的面条,细细的一把,在他手中游龙一般循环往复。店主手腕一勾,面条粗粗拧成了麻花状,回旋交织令人眼花缭乱。他抖着手将面第一万次拉长,这回旋交织的网便在他手中活泼弹跳起来。

他周身飞扬起薄薄一层白色的粉尘。瘦削脸颊上两道凌厉目光顺着鼻梁落下去,直盯着手中的面。他把双手合拢最后一次,手腕回转,根根面条如神女轻裾般回旋,不染纤尘。而店主却忽然伸出瘦长的手无情地斩断了这短暂的舞蹈,他稳稳地捧着乖顺的面条,放入了沸腾的水中。

 

他的白色帽檐下坠下几缕发丝,被额头上的薄汗沾湿了。正抬手擦,忽听门外一阵掌声,一个男人直走进这店里来。

男孩惊喜道:“许叔!你怎么来了?”话音未落又不安地瞅了父亲一眼。

 

“多年没见,药大哥这手绝活看来是未曾荒废。”

店主眼皮不掀,转身抽了双筷子去看那煮面的锅,“要吃面便坐下,不吃就走人。”



事实证明我写得一点都不仙233333

有针对性的写了片段再一看这笔力真是三脚猫……

评论 ( 26 )
热度 ( 33 )

© 芝士焗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