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每一个冷圈相遇

[药许]北风行(二)

正常情况下,这篇应该是在周末更新。

(二)

挨到天亮,许愿独自去渔村里还了船。
大凡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许愿昨夜发作了一次,这会儿完全不想搭理药不然,即使他其实有许多疑惑。他暗暗观察过,这一路药不然明显对接触的所有现代设备毫无不适应的表现,谈吐也颇为白话。
对于一个在北海之下囚禁了五百年的人来说,实在有些不寻常。

太阳出来后许愿发现药不然还是穿着五百年前他一头扎进海里时穿的那身黑色的长袍。长袍在海风里干得很快,盐渍留在了袍子上,星星点点的,在皱巴巴的黑色布料上十分显眼。药不然似乎全没在意这狼狈的衣着。他没再尝试和许愿搭话,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了船尾。皱皱巴巴的黑衣把他微微弯曲的腰背衬得有些瘦削,不知怎的,许愿觉得自己在他的背影里看出了一丝落寞。

他还了船,回到约定好的地方找药不然,却愕然地发现那家伙已经把身上的长袍换了下来,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套皮夹克加牛仔裤的行头。药不然看到许愿一直绷着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吃惊的神色,好像有点得意,笑嘻嘻道:“怎么样,哥们儿这么穿精神吧?”
许愿皱眉:“你从哪弄来的?”
不能怪许愿多心,只是眼前这个人刚被他从海里捞上来,实在是身无长物,更不可能持有现代流通的货币。而许愿对着他这张脸,也完全没法不往歪道上想。

药不然看出了许愿的想法,似乎并不怎么意外。他笑容还挂在嘴角,满不在乎道:“我那把匕首呀。运气不错遇上个懂行的,那可是真上品,哥们儿的三寸不烂之舌都没派上用场就直接收走了。”他扬了扬手里一叠红色的纸钞,“得多谢大许你帮我去钟山上捡回来,啧啧,那可是条险路啊……这钱有你一半的。”
许愿盯了他半晌,然后转身便走。

药不然亦步亦趋地缀在他身后两米远,也不问他要去哪。许愿从昨天夜里看到药不然的那一刹那心里就莫名的烦躁难忍,此刻只想快点把这个人送走。他数过身上剩余的钱,买两张长途汽车票还是够的,只是要难为自己再同他近距离相处十几个小时。他又叹了一口气。

许愿在前面越走越快,药不然迈着一双长腿沉默地跟在后面。整整一路许愿没有回头看过他一眼,更别提搭话了。药不然看着前面这个曾经把他当作至交的男人冷漠的后脑勺,目光黯了黯。
从以前起许愿的心思总是很好懂,然而此刻药不然却觉得这一点无比讨厌。

药不然看着身边熙攘的人群,虽然许愿觉得他适应良好到可疑的程度,但实际上只有药不然自己知道他对脚下这片土地由骨子里感到陌生。
明明是极寒之北,这片养育他长大成人的土地。

六合之内的五个方位,分别对应青、红、玄、白、黄五色。长久以来分而治之,虽和而有不同。正中及四极分别由五大家族镇守,彼此之间有合作也有纷争,有争权夺势,也有互通往来。
北方玄门正是药家地界,这片土地与药不然息息相关,他曾经熟悉它的每一个角落,知晓它所有的往来。
药不然很想问一问许愿是不是也在岁月的洗刷中流失了这种熟悉感。

明明是在自家的地界上,药不然却没有丝毫的放松。他这曾经的重罪之身如今刑满释放,自家亲戚对他的恨意恐怕比外人更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鉴于他的身份,又不得不接纳他。他从许愿绷紧的肩膀上看出对方十有八九和他想得一样,但是却没有改变计划的意思。药不然估计他就打算买两张汽车票,把自己送到药家完事。
他一点也不怪许愿,只是奇怪,既然这么恨他,又为什么还要来接他呢。

许愿还在闷头往前走,没注意到一辆黑色的轿车悄无声息地接近了他们,滑行一般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两人身边。药不然眉尖一蹙,伸手扯着许愿飞快地退出一米远,只见轿车的车窗摇了下来,露出一张端正的、没有什么表情的脸。
许愿从药不然手里抽出了自己的胳膊肘,疑惑道:“方震?你怎么在这?”
方震看了看许愿,又看了看药不然,后者不动声色地把手放回了口袋里。
“送他回去,”方震朝药不然的方向偏了偏头,“有人拜托我的。不过我可以先把你送到机场。”
许愿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药不然,却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他有点不自然地收回视线,正在犹豫,就见方震扬了扬手里的登机牌,“票都给你买好了,走吧。”

这一路再没有人说过话。药不然没再黏着许愿,而是主动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他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许愿脸上一瞬间露出了不自觉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药不然觉得胸口闷闷的痛了一下,面无表情地把脸转向了窗外。
汽车站离机场很近,许愿下了车只对方震说了一声多谢,便头也不回地走了。方震瞥了药不然一眼,后者还是一动不动地盯着窗外,仿佛让人定死了穴位一样。

高速公路上两旁的风景在飞速倒退。药不然跟方震不熟,此时心情又不好,便阴沉着脸一言未发。然而出乎他的意料,方震这一看就惜字如金的人却主动开了尊口。
“药不然,你脖子上是不是应该有戴着块玉的?怎么没了?”
药不然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里空荡荡的,从小时候起一直拴了几百年的红绳如今没了,怪不习惯的。
药不然有点惊讶于方震如此敏锐的观察力,却并没有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知道这人虽隶属南边刘家的势力,却和自己家里的人也颇有些渊源。

“哦,那个呀,”药不然一脸的不在乎,“可能是从海里出来的时候弄丢了吧。”
他没来由地想起多年以前自己把那块上好玉拿到许愿面前得瑟的事情,对方爱不释手地看了很久。
许愿完全没有发现那块玉不在了。可也不奇怪,药不然有些自嘲地想,他连正眼看自己一眼都不愿意呢。

“可惜了,”方震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那玉放在今天,即使是外行也能看出来值不少钱吧。”
药不然没有答话。他漠然地把脸再次转向了窗外。
皮夹克的口袋里,他的右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手里握着的匕首柄在他的手心印上了纹章的图样。

TBC

能不OOC就好了!

评论 ( 17 )
热度 ( 39 )

© 芝士焗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