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每一个冷圈相遇

[古剑一/二][全员]我的大学(十三)

居……居然爆字数了

……我对磊哥是真爱?!


十三

 

五个人(以及大半个班看热闹的同学)赶到图书馆的时候,不出意料看到晋磊正和一个穿蓝衣服梳发髻的姑娘打得飞沙走石。周围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不少人,角落里尹千觞搬了个桌子,上面贴了张纸条写着双方的赔率,正忙着开赌局。

五个人费力地挤了过去。

“哎哟,百里小哥,”尹千觞一抬头就乐了,“怎么样,要不要也来赌一把?”

百里屠苏摇头,“身边并无闲钱。”

“酒鬼你先听我说,”方兰生一把按下尹千觞正在数钱的手,“这怎么回事?”

尹千觞眯着眼睛看了看他,“难得见方小公子急成这样啊,难道说这真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我倒是真想和他失散多年……”方兰生嘟哝了一句,“哎呀行了你快说吧!”

“哎,其实我也不知道来龙去脉呀,我就坐在那边的沙发上打了个盹,正梦见我们家的好妹子要请我喝酒,就听见一阵叮叮当当,一睁眼就看见这俩人打起来了。”

 

晋磊习惯随身带刀,但也许是考虑到是在学校里,始终没有把它抽出来,面对蓝衣姑娘的进攻也是以抵挡为主。然而对方的攻势却越发凌厉,十分不管不顾,两人之间刀光剑影法术乱丢,周围少量的书架也被扫荡得稀里哗啦。一时间马哲与毛概齐飞,魂缠共百胜一色。

两人缠斗了许久也不分上下,匆匆赶来的几个人一看没什么危险,也加入了围观的人群。乐无异和百里屠苏还时不时地出声讨论一下双方的身法。

就在大家琢磨着要不要搞点零食来给观战助兴的时候,延枚忽然压低了声音小声道,“不好,学生会的人来了。”

尹千觞懒洋洋道:“别担心,他们只是来等那两个人打完以后卖给他们青玉坛的伤药的。”

 

晋磊余光瞥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眼见对面的人五指成爪送到眼前,他猛地擒住了对方的手腕,朗声道,“这位叶姑娘,晋某与你无冤无仇,何必咄咄逼人?我们就此罢手如何?”

叶沉香用力收回了自己的手,恨恨地说:“呸,晋磊你装什么正人君子,当年我早说了见你一次揍你一次,现在又来装什么无辜!”

 

“哎?这是……老熟人的节奏?”乐无异转头问方兰生,“兰生你也认识这学姐?”

“不认识啊。”方兰生摇头,“我和晋磊两家小时候的确常走动,不过我也没在他那长住过。”

“其实,这位叶姑娘也是安陆人士,”一个声音突然插进来,“晋磊是前一年毕业的,他们本就是旧相识。”

“师父?”乐无异惊诧道,“你怎么来了?”

“听说这里有学生打斗,为师不放心,过来看看热……看看情况。”

“呃……,那师父你了解这两个人有什么恩怨么?听那位学姐刚才的口气,他们不像能在一所学校里相安无事两年的啊。”

“呵呵,”谢衣拢了拢衣袖,“其实为师也只是道听途说。”

方兰生看见乐无异眼里闪起了崇拜的小星星。

 

据谢衣所言,晋磊叶沉香二人本是同乡,且是初中同学,有着将近十年的交情。正值大好的中二年华,不知道是学校里哪一届猫嫌狗不待见的孩子想出了个代代相传的传统,每年一次在学校里办一次挑战赛,最后的胜利者能够得到盟主的称号。

学校的领导也不知道是搭错了哪根筋,对于这种一年一度的群殴活动相当喜闻乐见。在晋磊初三那年,学校为了鼓励学生勤练武艺,特别设置了一项奖励,获得盟主之位的学生可以得到校内任意一位授课教师单独开小灶的机会。

晋磊其实从小就不是一个爱出风头的人。在他看来当盟主还不如想想怎么折腾表弟有意思。然而学校设立的这个鸡肋的奖励制度却不折不扣地戳中了晋磊的软肋——他有一位相当敬佩的老师,名叫贺凛。

 

谢衣声情并茂地描述了少年晋磊是如何凭借着天分和努力打败了一众同辈和后辈,当上了那一年的盟主的。在晋磊的手下败将之中,就有当年还是初一学生的大小姐叶沉香。

叶沉香的父亲叶问闲是当地一大名人,不但家大业大,权势也大。叶问闲不满女儿功亏一篑,没能得到学校的小灶,于是亲自去学校谈判,要求旁听,结果遭到了贺凛的拒绝。年纪轻轻争强好胜的叶沉香也经常缠着晋磊比试,虽然一直没能赢过他,实力却也日渐增长,终于在晋磊毕业后的那一年称霸全校。

“不过,”谢衣望了望大厅中央对峙的两人,接着说道,“就叶姑娘这深仇大恨的样子来看,似乎还另有隐情啊。”

“师父你知道的真多。”乐无异真诚的赞美道。

“……没什么,”谢衣笑得有点勉强,“只不过有个故人十分热爱八卦,久而久之,耳濡目染罢了。”

 

没等乐无异继续发问,剑拔弩张的二人先开了口。

“叶沉香,”晋磊一改刚才彬彬有礼的样子,不耐烦地沉着脸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方才一直让着你,但你要是继续闹下去我可不会再留面子了。”

“哼,正合我意!就怕你这小人躲躲闪闪,不肯接招!阴险!”

“我阴险?”晋磊冷笑道,“你爹当年看不惯我师父给我单独授课,指使你天天到办公室门口探头探脑,上下学跟踪我,上体育课监视我,还跟我们班的女生打听我的事……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你说说,到底是谁阴险?”

刚才还柳眉倒竖的叶沉香此时突然涨红了脸,说话也结结巴巴,“你说谁……谁……晋磊你这个混蛋!!!”

 

“这个……我怎么听着不大对……”尹千觞小声地说道。

“这位姑娘,似乎……”夏夷则也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兰生,”乐无异扶了扶额头,“你表哥这情商,也是醉了。”

“……”

 

结巴了半天的叶沉香似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舌头,气愤道,“就算这样,你夺我自闲山庄几十条性命,简直天理难容!我绝不饶过你!”

正在和学生们说说笑笑的谢衣听闻此言忽然神色一凛。年轻人打架是一回事,牵扯到性命——还是这么多条性命,就要另当别论了。

人群中的晋磊却脸色未变,“你这疯丫头,胡说八道什么?”

叶沉香气得手都抖了,“你……你还不认!我初二那年,难道不是你偷偷潜入了自闲山庄,用开水浇死了几十条刚种下的葡萄藤?!”

“……”

“……”

“……”

 

“区区几十条葡萄藤,也值得你记那么多年,”晋磊哼了一声,“你这样小心老得快。”

“呸!你懂什么!那可是我爹好不容易买来的西域进口的葡萄,一条要好几百两!我最爱吃了!”一想到未及入口便英年早逝的葡萄,叶小姐的眼睛里不禁噙满了委屈的泪水。

“太可怜了,”阿阮的眼中闪烁着同情的光芒,“要是有人弄坏了我的吃的,我也一定不会饶了他的。”

“哎,其实那种葡萄藤所有的成本加起来也就几十两,”乐无异小声地说,“只不过十几年前就被我老哥垄断了才那么贵的。”

“……”

 

叶沉香讲至伤心之处不由怒火中烧,一抬手又向晋磊攻了过去。

图书馆大厅的正门忽然打开,一道黄色的人影一阵风一样地刮到了两人中间。

“二位,就此停手如何?”

叶沉香的手擦着晋磊的侧脸停了下来。

晋磊一皱眉,“欧阳少恭?”

“晋少侠,好久不见。”欧阳少恭脸上像往常一样挂着(危险的)笑容,“我记得当年叶小姐入学时我就找过二位,约定了无论有什么恩怨,在这所学校里绝不公开斗殴。怎么,二位这便不记得了?”

“哼,”叶沉香愤愤地揉着手腕,“怪我了?一年以前晋磊毕业的时候要我在校期间不要为难他那个新入学的倒霉弟弟,条件是我毕业前他不再踏入学校内一步。这回违约的人可是他!”

“即使这样,”欧阳少恭笑容未改,“扰乱校内的公共秩序也是不对的。叶姑娘,罚你今日之内把这大厅恢复原样,并且在图书馆义务劳动一周。”

“至于晋少侠,我听说你这两年在安陆发展得不错,回去以后记得联系我谈谈为母校投资的事宜。”

“……”

人群中的方兰生一溜小跑地冲了过来,趁着晋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拽着他的胳膊把他拖走了。

 

叶沉香最后那一掌刚好擦着晋磊的脸,指甲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晋磊老老实实地坐在方兰生的椅子上,没有说话。方兰生拿着药往他脸上擦,也难得的没有唠唠叨叨。

过了半晌还是晋磊先开了口,“我今天下午就回去了。”

“啊?……哦,你……你事情办完了?”

“嗯。”

“……”

“……”

 

“呃,”晋磊不是个爱讲话的人,更不擅长这种主动活跃气氛的事,“你不用担心,叶沉香答应过不会找你麻烦,她虽然不可理喻,但还算是守信用的。

“切,谁怕她了,再说要不是你……”方兰生小声嘀咕道,看了看晋磊脸上花花绿绿的药膏,又把到了嘴边的抱怨咽了回去。

 

方兰生把晋磊送到了楼下。

他没有告诉乐无异他们的是,虽然晋磊剃过他的眉毛也逼着他穿过女装,但也曾经执导过他武功,背着他走过琴川被大雨冲得滑溜溜的石桥。晋磊把带来的包裹交给他的时候说那是他二姐捎来的吃的,然而方兰生打开它的时候发现里面全都是安陆的特产。

“行了别送了,我知道怎么回去。”晋磊一脸不耐烦地冲方兰生挥了挥手。

“切,谁说要送你了?我就下楼倒个垃圾。”方兰生扬了扬手上的垃圾袋子。

“……那我走了,”晋磊伸手在方兰生的后背上拍了拍,“刚才下楼的时候看见你背后全是灰,自己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蠢啊?”

“……”方兰生气结,“你赶快走吧!”

 

方兰生丢完垃圾再抬起头的时候,晋磊已经不见了。他朝着晋磊离开的方向愣了一会儿,忽然听见背后有人叫他。

“兰生,你表哥走了?”乐无异提着午饭朝他走过来,“真可惜,还想再和他切磋两局呢。哎?你身上这是什么?”

方兰生转过身,看到乐无异从他的背后揭下来一张小纸条。

“这谁贴的,写的啥……170cm?”

……

 

“晋磊——!!!!”

 

TBC


学习电视剧组,让磊哥迅速上线下线(。

磊哥哪里坏啦wwww

评论 ( 5 )
热度 ( 23 )

© 芝士焗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