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每一个冷圈相遇

[古剑一/二][全员]我的大学(十二)

十二

 

方兰生哼着歌推开寝室的门,一眼看见乐无异正在和一个跟自己长得很像的人下棋。

小调硬生生拐了个弯,在鼻腔里憋出一声刺耳的惊呼。

 

方兰生夸张地用颤抖的手指着来人,大声说:“无异!你别被骗了,那个不是我!快点离那妖怪远一点!”

“啊?”乐无异捏着一颗让他愁得无处落下的白子,瞪着一双迷茫的眼睛看着他,“这不是你表哥吗?”

“方兰生,”晋磊扯着嘴角似笑非笑地靠在椅背上,“几个月不见越发不像话了,见了长辈也不知道问好?个子不见长毛病反倒越来越多嘛,当心嫁不出去。”

“呸呸呸!”方兰生怒道,“谁是你晚辈啊,你才比我大几岁?好好的又来捣什么乱,谁允许你跑我寝室来的?”

乐无异趁他说话的时候迅速地收掉了马上就要输掉的棋局,然后若无其事地加入了对话。

“兰生,你这么不高兴干什么,我看你表哥人挺好的啊。”

“你懂什么!”方兰生立刻转火,“你造这个人有多阴险吗!我六岁那年去他家玩,他非得说我和他长得太像没个性,然后骗我把眉毛剃了。七岁那年他故意把我随身带的衣服都掉到水里,然后逼着我穿裙子!这么丧心病狂的表哥你喜欢尽管拿去!”

“……”乐无异挠着后脑勺试图继续打圆场,“其实我也经常挺烦我哥的,三天两头没事就又送钱又送小城的,都跟他说我不要了……”

这下不光方兰生,连晋磊都开始沉默地瞪着他了。

 

“啧,”方兰生皱着眉头看向晋磊,“你到底是来干嘛的啊。”

晋磊对他嫌弃的眼神毫不在意,低头从椅子旁边拖出一个背包,“我来这边办点事,你二姐听说了非得让我给你捎点吃的过来。顺便我也想看看自己母校现在什么样了。”

“……切。”方兰生接过塞得鼓鼓囊囊的包,没说什么。

 

晋磊比方兰生大四岁,方兰生进G大那年,晋磊刚好从G大毕业,然后回到了老家工作。晋磊此人虽然时而温厚开朗时而阴沉乖戾,性格十分成谜,但是头脑颇好,也深谙讨人喜欢的方法。他的棋艺十分高超,一个下午和夏夷则对杀了十几盘,又默默地和屠苏交流了在各种场合下从容保持沉默的方法以及终年一身黑衣的好处。仅仅用了半天,晋磊便成功地收买了218寝室的三颗人心。

 

次日是个好天气,大一大二两个年级的大部分学生依旧要早起去参加本学期尚未全部完成的晨跑任务。

方兰生打过了卡,刚跑起来,就看到了站在一百米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的晋磊。晋磊的手里还拿着一个包子,看见方兰生看过来,漫不经心地举起包子咬了一口。

方兰生气得岔了气。

 

“你瞪我做什么,”晋少侠在方兰生跑到离自己足够近的时候一脸嘲讽地开了口,“有那个力气还不如跑快点,早点去食堂抢座。你们今天来得这么晚,我可是站在这等了十分钟呢。”

“我……呸!”

晋磊也不生气,依旧一脸愉悦地擦了擦手,看他们跑远了才转身离开。

 

方兰生回过头发现已经看不到晋磊的背影了,终于忍不住发作起来,挥舞的手臂差点打到正从他旁边超过去的闻人羽。

“喵了个咪闻人怎么跑那么快……兰生你那么生气干嘛,你表哥说得挺有道理的啊。我们本来就是来晚了,一会儿还真有可能找不到座位。”

一旁的百里屠苏赞同地点了点头。

“而且,如果不是你赖床,我们今天本不至于迟到。”本来已经跑到前面去了的夏夷则又退了回来加入他们,“你们真不打算跑快点么?”

“本少爷之所以起晚那完全都是晋磊的错!都是因为他突然跑过来我才会做了噩梦!哼,放着好好的酒店的床不睡,起这么早过来专程气我,简直灭绝人性!”

 

等到四个人终于擦着汗来到食堂时,发现里面果然已经人满为患。

“算了,我们买了带到教室去吃好了。”方兰生一边说一边往窗口走,却被百里屠苏拽住了袖子。

“怎么了木头脸?”

百里屠苏抬起手指了指一个角落,言简意赅道,“你表哥。”

晋磊正坐在一张空桌子旁叼着吸管喝豆浆。豆浆已经差不多见了底,吸管被他咬得扁扁的。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食堂里挤得根本找不到座位,学生们却纷纷自动自发地绕开了晋磊,没有人敢来和他拼桌。

 

“我说什么来着,”晋磊扯着嘴角冲方兰生一笑,“就知道你们这帮小鬼找不着空桌子。”

他晃了晃彻底空了的豆浆杯,不理会被百里屠苏拉着才没扑上来的方兰生,起身往外走,“喏,桌子赏你们啦。”

“好的表哥!谢谢表哥!”乐无异开心地一屁股坐了下来。

“……乐无异你这个见利忘义的小人!”

 

早上上课的老师是息妙华,她性格温和,从来不苛待学生。方兰生仗着自己治疗法术的成绩好,躲到三个高个子的室友后一排补觉。

“兰生你这样不好。”乐无异严肃地批评他,马尾巴尖尖扫着方兰生的头顶。百里屠苏再次默默地点了点头。

“闭嘴,再吵下次打群架不给你俩加血。”方兰生闭着眼睛回答。

“……”

“夷则这门成绩也不错,你看人家坐得多直。”

方兰生掀了掀眼皮,“他跟阿阮比赛打candy crush呢。”

“夷则你……”不会奶没人权了么,乐无异愤愤地想,“那你干什么非得趴在我后面,他们俩都比我高!”

“当然是因为你最宽了。”

 

快下课的时候乐无异发现大一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延枚好像正等在门外,一会儿踮起脚尖焦急地隔着玻璃往教室里面看,一会儿又来回踱步,透过玻璃只能看到一撮左摇右晃的呆毛。

息妙华刚刚宣布下课,百里屠苏就过去给他开了门。

“屠苏哥,”延枚朝他点了点头,然后也不顾全班的人都还在,冲着乐无异大声喊道,“无异你们快跟我去图书馆大厅,兰生和一个大四的学姐打起来啦!”

一时间整个班闹哄哄的同学都安静了下来,乐无异一脸“你在说什么”的表情,偏了偏身子,露出了身后睡得昏天黑地的方兰生。后者听到自己的名字抬起头来,睡眼惺忪地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TBC


本来想把后面那段剧情也一块写了的……先这样吧(。


评论 ( 8 )
热度 ( 19 )

© 芝士焗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