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每一个冷圈相遇

[古剑一/二][全员]我的大学(十一)

最近被电视剧洗tu脑du得有点不太好,各种梗出没。


十一

 

欧阳少恭随手开着小号进了一个年级的Q群,迎面就看见几张从自己的视频里截的图被当成表情刷。

 

17:40:45

[主席挡脸.png] 哈子卡西!

17:40:49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干得好!

17:41:02

[主席甩袖.gif] 

你们这群愚蠢的凡人,小心身后!

 

欧阳少恭默默地拿起了手机。

“喂?少恭?哎呀真难得你居然会给我打电话!”

“……巽芳。”

“少恭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惜字如金了,别这样这可是国际长途。”

 “你……微博玩的可还开心吗。”

“咦,你发现了啊。”电话那头巽芳的惊讶不似作假。

欧阳少恭心道转发都快破千了我还发现不了么。

“哎,那你怎么知道锁清秋是我的?”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欧阳少恭皱了皱眉,沉声念道,“你十几岁的时候把这句词抄得到处都是,无论起什么笔名或是ID都从它里面化用,我怎么可能猜不到。”

“唉,没办法呀,寂桐那个号已经太多人知道啦。”

 

欧阳少恭把电话换了一边拿着,有点不耐地用手指敲着桌面,“玩够了的话就快点删了那条微博吧。”

可惜无论他的循循善诱还是笑里藏刀,对别人再如何管用,对着这位青梅竹马却是丝毫不起效果。

“发出去才一天都不到啊,”巽芳毫不在意,“少恭你不要老是端着架子呀,和学校里的同学打成一片有什么不好。”

欧阳少恭皱了皱眉头,改变了策略。

“你再这么玩下去,我就只好打个电话去问候一下伯父了。”

“少恭你怎么这样,”电话那头果然露出了着急的语气,“这么大人了还打小报告。你……你忘了你小时候玩炸弹是谁帮你打掩护的了?”

“区区雷火弹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欧阳少恭轻描淡写,“而且你还不是每次都借着给我打掩护的名义让我陪你玩cos。”

“你怎么不说我后来还送了你一书架的手办呢。”

“这么说的话我还给你烤过鱼吃。”

“你还好意思说……”巽芳嘀咕道,“尝了你烤的鱼之后我三年都没碰过鱼。”

“第一次见面还是我救了你。”

“那个不算!我本来就可以自保的!何况当时那几只狼根本就是你弄来陪你玩炸药的吧。”

“……”

 

少年时期的欧阳少恭离开了琴川之后四处游历,遍访名山大川。暂住在某处深山里的时候,偶然结识了年纪相仿的巽芳。正如巽芳所言,少恭从小就是个超凡脱俗之人,兴趣爱好自然也颇为与众不同。除了在人前表现出来的弹琴谱曲,钻研医道之外,他还格外喜欢制造炸药、收集手办以及豢养怪兽。正是大好的中二年纪,两个少年人一拍即合,留下了不少黑历史。可惜的是没过多久巽芳就因为父母的缘故移居海外,多年之后等到欧阳少恭想起要销毁对方手里留着的黑历史的时候已经为时太晚。

 

巽芳随手翻着学校论坛上少恭的风云事迹,感叹道,“少恭,多年不见,你还是病得这么厉害啊。”

“不敢当,”欧阳主席气定神闲,“你打算什么时候删微博啊。”

“哎呀少恭我看见你的照片了!头发真好,怎么保养的啊?”

“我可以把配方发给你,你找个丹炉自己炼吧。”

“好好好,少恭你太好了。”

“你我之间何须如此客气。我这还有美白缩毛孔,平痘印去细纹的方子你要不要?效果有保证。”

“少恭你还真是……太厉害了,还有你做不出的药吗。”

“巽芳过奖,”欧阳少恭依然笑得云淡风轻,“天下之大,自然有的是我解决不了的问题。比如说,小兰问了我好几年有没有增高的丹药,我就一直爱莫能助呢。”

“……”

“我一会儿就把药方发到你邮箱,还有几个新研发的瘦身食谱,还没有正式实验,你感兴趣的话也可以试试。不过前提是,你要马上去把微博删除。”

“……好好好,成交!”

“呵呵,多谢巽芳了。”

“……不过,就算我删了微博,肯定有好多人已经存图存视频了,你怎么办?”

“这个不劳巽芳担心,我们校内的人,我自有办法。”

 

而后不消多久,很多人的转发微博里都出现了【抱歉,此微博已被作者删除。查看帮助:xxxxxxxxxxx】的字样;又过了没几日,学校几大QQ群中疯传的欧阳少恭的图片和视频也逐渐神秘地销声匿迹。此间发生了什么几乎无人知晓,少数知情者亦讳莫如深。此为后话。

 

乐无异刚充了电费,握着电卡往寝室走。寝室的电费是四个人轮流充,然而乐无异最近一直忙着跟谢衣准备一个比赛,不上课的时候几乎整天泡在偃甲房里,闭上眼睛眼前全是花里胡哨的图谱。轮到他交电费的这一次,虽然三个室友每人都提醒过他——方兰生一个人提醒了三次——他还是忘了准时交。

前一天晚上他们四个人在寝室里各做各的事,方兰生开着QQ看阿阮给他传的欧阳少恭表情图——据说这是在少恭的清扫行动下硕果仅存的一批了——正对着电脑哈哈哈得开心的时候,忽然笔记本的屏幕暗了几格,切换到了电源模式。方兰生正笑得打跌,没有注意到这微小的变化。他刚刚打完一行233333,按下回车键,对话框顶端突然弹出了【您已经处于离线状态,无法发送消息,请上线后再次尝试。】的字样。

方兰生愣了一秒:“卧槽!!少恭来拔我网线了!!!!!”

 

之后发现了真相的夏夷则和百里屠苏倒也没说什么,鉴于已经快要到睡觉的时间,两人只是督促了一下乐无异第二天尽快去交电费。只有方兰生一人捉着乐无异滔滔不绝地表示自己受到了多么大的惊吓,而后又不屈不挠地打开了手机流量,继续上QQ。

 

乐无异一边上楼一边给寝室的微信群里发了一条消息说电费已经充好。他走到了二楼,一转弯,就远远地看到了等在218寝室门口的方兰生。

方兰生抱着臂低着头,靠在寝室门外的墙上,少见的一副沉思的模样。

又忘带钥匙了么,乐无异心想,一边摸出了自己的钥匙一边向他走去,“还笑话我记性不好呢,你说说你自己,这个月都是第几回忘带钥匙了?你——”

乐无异走到方兰生面前,忽然停住了口,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奇道,“兰生,你长个了?”

 

TBC


对不起公主被我写成了奇怪的人_(:3 」∠)_ 

另外公主在海外的设定来源于以前在微博上看到有人把一二代地图在中国地图上拼了一下,然后蓬莱已经跑到韩国去了……(。

评论 ( 11 )
热度 ( 23 )

© 芝士焗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