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每一个冷圈相遇

【好兆头 C/A】凡人危机(一)

写着玩的,存个稿。

《好兆头》真的很好看啊。


凡人危机


某年某月某日,星期六晚上九点,一辆惹眼的宾利老爷车正喷着不存在的尾气堵在M25公路上。它夹在两台朴实无华的家用小轿车中间,并且已经在前后五米的距离之间停留超过20分钟了。

这就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克鲁利心想,被自己建造的防火墙挡在门外什么的。也许他当初设计这条公路的时候应该给自己留个后门。

宾利车内正在播放《皇后乐队精选集》,然而如果你把它从播放机里抽出来就会看到它的封面上写的并不是这个。克鲁利脑子里的一小部分开始模模糊糊地转悠起一个念头,一个跟让排在他前面的车主都特别惊奇地发现自己忽然出现在了四十英里以外的什么地方有关的邪恶念头。

就在克鲁利的右手手指已经无意识地开始摩挲的时候,他的眼前突然黑了。

他花了一分钟才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

他的感觉就像任何一个身心健康的人在晚上九点的时候戴着墨镜时所能感受到的一样。作为一只恶魔,同时也是一条蛇,他竟然失去了夜视能力。

克鲁利摘下墨镜,吃惊地从后视镜里看到自己黄色的蛇眼变成了浅褐色的,中间有一个小小的黑色圆点。他试着打了个响指。

宾利前面的沃尔沃小轿车毫发无损,稳定得犹如粘在了路面上,并持续以某种很像是在说脏话的方式鸣着笛,显然压根儿不知道自己刚刚幸运地躲过了一劫。

克鲁利全新获得的圆形瞳孔因为绝望而有些涣散。失去魔力,这在他六千多年的生命中可是头一遭。

“张开你的翅膀飞走吧,”皇后乐队在播放机里声嘶力竭地高歌道。

恶魔忍无可忍地跳下了宾利车。

眼下他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

当道路救援队到达时,他们也许会吃惊地发现宾利车的油箱干净得像是几十年来一尘不染。


此时的苏活区,亚茨拉斐尔正陷入到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恐慌之中。

与迟钝的恶魔不同(或者说是某只相比其同类更为迟钝的恶魔,天知道每天八小时的睡眠对那孩子可怜的小脑袋瓜造成了什么可怕的影响),天使对于他们身上神迹的力量通常更为敏感。这关乎到爱和行善的本能,以及时刻沐浴在“他老人家”的荣光中什么的。

当克鲁利终于出现在亚茨拉斐尔的旧书店门口时,后者看起来十分糟糕。虽然克鲁利才是那个不得不借助公共交通穿越城市而来的人,亚茨拉斐尔看上去却更像是刚刚穿着一身不合身的格子呢衣服跑完了全程马拉松似的。

当然这只是打个比方。天使的格子呢向来都非常合身。

“哦!克鲁利我亲爱的,你不会相信的,我刚刚……”亚茨拉斐尔注意到了克鲁利的眼睛,十分夸张地抽了一口冷气,“我的天!你的眼睛怎么了?”

“显然我们面临着同样的困境。”克鲁利跟着慌里慌张的天使进了门,并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卷起的地毯和满地都是的燃烧殆尽的蜡烛痕迹,其数量显然远远不止七根。

“我联系不上他们,”天使心烦意乱地嘟囔着,使劲儿揉着自己的头发,“我猜我可能应该上教堂去做个祷告什么的,鉴于我现在显然是个普通人类……”

不知是最后这个词儿还是他自己讥讽的语气吓到了他,天使的眼睛里突然盈满了泪水。克鲁利吃了一惊。

恶魔判定他的朋友现在亟需照料,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大步向天使的酒柜走去。


值得庆幸的是亚茨拉斐尔从来都规规矩矩地买酒,而不是像克鲁利那样通过神迹把它们变出来。每当他们痛饮一番之后,他总是第二天就勤勤恳恳地买来酒将柜子再次塞满。

不过眼下的状况用“痛饮”来形容似乎不太准确。

天使的面前摆满了空酒瓶,他的眼睛看起来仍湿漉漉的,好像他已经决定把这当成他新身份的标志了似的。克鲁利决定不去管他。

一滴红酒挂在杯壁上,亚茨拉斐尔若有所思地盯着它,有点对眼。“这是我。”

“什么?”

“这就是我。我就是它。”天使严肃地说,摇晃着杯子,酒滴滑进杯底。“可怜的老亚茨拉斐尔,一路跌进谷底,摔个一文不值。”

 亚茨拉斐尔突然咯咯地笑起来,然后又哭了。

“一文不值。”克鲁利重复道,猛地灌了一大口酒。“Ciao,用之不尽的金钱。”

“没人联系过我,”亚茨拉斐尔把下巴枕在酒瓶口,突起一个可笑的小肉包,“像一块烂橘子皮,被不打招呼地踢出去了,直接丢进不可回收垃圾桶。”

“可回收。”恶魔纠正他。

“哦,抱歉,我不怎么懂。”天使嘟囔道,“垃圾分类,你们的发明。”

“我的,”克鲁利说,“杰作。可惜以后不会有了,就像用之不尽的金钱……”

“是的,是的,”亚茨拉斐尔打断他,下巴底下的酒瓶嘎嘎作响,“你练习……联系,联系过他们吗?用那个什么……移动电话?”

“那叫手机,天使,”克鲁利傻笑起来,“地狱不用手机。地狱也不接受被动通讯。”

亚茨拉斐尔点了点头,仿佛十分赞同似的。

克鲁利又倒了一杯酒。

“……和拉菲。”

“什么?”

“用之不尽的金钱和1982年的拉菲。Ciao. Adieu. 撒由那拉。”

“可怜的老蛇,”天使同情地说道,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哀悼,“至少我可以借给你衣服穿。有很多时髦的格子呢,我亲爱的。”

“噢,我爱死你了,天使。”恶魔闷闷不乐地说道。

尽管失去了神力,亚茨拉斐尔也没丢了老习惯,他忍不住要向眼前这个烂醉的人形生物行善,尽管对方是个恶魔。哦,慢着,克鲁利现在是个“人类”了。

他试图转移对方的注意力。

“你知道,海豚不在岸上交配。”

“啊?”

“海豚,不在岸上交配,”亚茨拉斐尔坚持重复道,脸有点红,“我后来在一本书上读到的。”

克鲁利完全摸不着头脑,但仍然赞同地点了点头。“那样会很麻烦的。可能会被熊吃掉。”

亚茨拉斐尔本来想说的不是这个,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

“可怜的老海豚,”克鲁利这时想起了他们上次的对话,“躲过了哈米吉多顿,可是又怎么样呢?几十年后一样得死。”

“Ciao.”天使低声附和道,他的眼眶又湿了。

“……金钱和拉菲。”恶魔喃喃低语,直到他们都睡了过去。


TBC

克鲁利听的歌:Spread Your Wings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芝士焗龙虾 | Powered by LOFTER